TGF-β中和抗体药效学评价

TGF-β(transforming growth factors-β, 转化生长因子 TGF-β)是一种多向性、多效性的细胞因子,通过开启细胞表面的受体信号级联转导途径调节细胞的增殖、分化、迁移和凋亡,对胞外基质的合成、创伤的修复、免疫系统的功能等有重要的调节作用。


12.png

图示说明:TGF-β在抑制肿瘤适应性免疫中扮演重要角色(图片.png刺激;Direct Inhibitory Modification抑制)

TGF-β的信号传导通路有两种: TGF-β-Smad信号通路和Non-Smad信号通路。其中Smad信号通路是TGF-β产生生物效应的主要途径。TGF-β在细胞表面与II型受体(TGF-βR II) 和I型受体(TGF-βR I,又称ALK5) 形成一个双二聚体受体复合物,细胞膜表面III型受体(TGF-βRIII) 也参与了这个过程,起到一定的辅助作用。II型受体磷酸化并激活I型受体,接着I型受体磷酸化其连接的Smad蛋白分子(Smad2/3) 并释放到胞浆中,与Smad4蛋白形成复合体转移到细胞核内,结合不同的转录因子和转录共激活剂或转录共抑制剂,来调节TGF-β靶基因的转录,产生生物效应 。TGF-β其他的信号通路包括丝裂原活化蛋白激酶通路、细胞外信号调节激酶(ERK) 通路、JNK、P38、PI3K激酶、PP2A磷酸酶和Rho家族成员等。

有研究表明,在肿瘤微环境下一定浓度的TGF-β 细胞因子会促进肿瘤生长以及转移的发生。因此,选择性抑制肿瘤细胞周围的表达上调的TGF-β,逐渐成为治疗非小细胞肺癌、膀胱癌等疾病的热门治疗策略。

我们以荧光素酶报告基因检测系统为平台,采用贴壁的稳定转染的293T-TGF-β-Luc功能检测细胞系,可以提供TGF-β抗体阻断或中和活性检测等服务,为TGF-β靶点的临床前研究提供解决方案。


293T-TGF-β-Luc激活实验原理

1.png

图示说明:采用慢病毒将TGF-β受体基因、SMAD基因,PAI-1启动子和Luciferase基因,整合到293T细胞中。当TGF-β蛋白与293T细胞膜上的TGF-β受体结合后,引起TGF-β受体胞内信号发生活化,从而进一步引起胞浆内SMAD蛋白形成磷酸化复合物,而后该复合物在细胞核内与PAI-1启动子结合,启动Luciferase基因表达,最终导致Luciferase表达水平上升。Figure1、Figure2、Figure3分别为用不同浓度的TGF-β1,TGF-β2,TGF-β3蛋白,处理18h后,Luciferase表达水平检测结果。


293T-TGF-β-Luc功能阻断实验原理


2.png

图示说明:TGF-β蛋白与293T细胞膜上的TGF-β受体结合后,引起TGF-β受体胞内信号发生活化,从而进一步引起胞浆内SMAD蛋白形成磷酸化复合物,而后该复合物转移到细胞核内,结合到PAI-1启动子上,启动Luciferase基因表达,Luciferase表达水平上升。在该检测系统中,加入具有阻断功能的anti-TGF-β或anti-TGF-βR(TGF-β受体)抗体后,导致TGF-β蛋白不能与TGF-β受体结合,该激活信号通路被阻断,Luciferase表达水平降低。Figure1为用不同浓度的anti-TGF-β1,处理18h后,Luciferase表达水平检测结果。


  • 准备293T-TGF-β-Luc

  • 293T-TGF-β-Luc抗体功能阻断实验

  • 周期1-2周




  • 抗体

  • 项目报告

0086-512-62570431

order@icartab.com

上一篇: ADCC活性检测